白银td走势图: 第223章 下次不准了

 推荐阅读:....时光和你都很美
    苏瑾胤和言陌并没有走多远,奚钺的医院是松林出了名的土豪医院,所以,周边针对性的开了很多高逼格的店。

    中餐、西餐都有。

    装修奢华,味道也不错。

    他们没坐包间,选了个靠窗的位置,临湖,能看到湖面上大面积开放的睡莲。

    “你见到你妈妈了?”

    “恩,你什么时候知道她的存在的?”

    “你和穆东野成为朋友之后没多久?!?br />
    出现在言陌身边的男人他每一个都调查过,对方的家世背景、接近言陌的目的、交往过的女朋友,他就是在调查穆东野的时候发现了柏静夷的存在的。

    言陌沉默了半晌,“哦,那挺久的了?!?br />
    “抱歉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用觉得抱歉,是我应该谢谢你,如果那时候我就知道她的存在,我大概做不到像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面对她?!?br />
    苏瑾胤笑了一下,有几分苦涩的意味,“陆靖白大概没有告诉过你,真正在乎你,对你有感情的人,最讨厌的就是你心平气和地对待他?!?br />
    言陌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菜很快上来了。

    苏瑾胤点的,但都是言陌爱吃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动筷,而是点了支烟,眯着眼睛看着言陌吃。

    她过的很好,不用问,从她眉目间的神情就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苏瑾胤低头笑了一声,这个曾经依恋他的小姑娘,终于飞走了。

    餐厅有配备专门的吸烟区,大厅是不允许抽烟的,但苏瑾胤的身份,没人敢过来管。

    中途。

    苏瑾胤接了个电话,紧皱的眉有舒展的痕迹,但并不明显。

    之后的时间,两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苏瑾胤一直抽烟,偶尔动筷,吃的并不多。

    直到言陌吃完后放下筷子,他才掐了烟,看着她说道:“老爷子的时间不多了,医生说,也就这两天了。他之前问起过你,你有时间去看看吧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上了楼,正好看到奚钺从顾钰微的病房里出来。

    对方看到他,微微愣了一下:“你不是和言陌去吃饭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忙完没有?”

    奚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,将笔插进自己白大褂胸口上的兜里,“刚忙完,准备去食堂吃饭?!?br />
    “那走吧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转身和他并排着往电梯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?吵架了?”

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前一秒还是揽着老婆的腰,要去吃饭的男人突然独自折转回来,任谁都会往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“没有?!?br />
    “那言陌人呢?你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下放心吗?”

    自从这次言陌出事,陆靖白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,身怕一个眨眼,她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陆靖白被他问的烦了,皱眉,不客气的道:“你现在怎么这么多废话?!?br />
    奚钺冷哼,“还不是因为你乱改我的高考志愿,我要是不当医生,能变得这么婆妈,你不知道现在病人家属有多难缠,一个问题问几遍,我教猪都教会了,他还一脸懵逼?!?br />
    正好有个病人家属从他身边走过,奚钺咳了一声,抬高声音,“我都怀疑我生了个智障,那么简单的数学题都不会做,比猪还笨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戏精。

    苏瑾胤将言陌送回医院,他没下车,看着她进去后直接将车开走了。

    言陌没有去看苏家老爷子,而是直接买了篮水果让护士帮忙送上去。

    顾钰微已经醒了,陆靖白正陪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但他的性子真不适合做陪聊,就算是和顾钰微,也基本是一问一答的模式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最近在看商管的书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呆着无聊,随便看看?!?br />
    “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安排人教你,还有陆氏涉及的领域即公司现在的运营状态,我都可以让秘书做份报表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看了眼腕表,没拒绝,但也没答应。

    顾钰微一时弄不懂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言陌敲了敲门,进去。

    顾钰微:“行了,你们就先回去吧,我这里有护工看着,没什么问题。言陌明天去陆氏上班,你陪她去买几套职业装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顾钰微的病情不严重,只要休息的好,按时吃药,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“好,秘书说你最近睡眠不好,我让张嫂从你房间里收拾了些安眠的精油过来,趁这这几天住院,你好好休息一下,别操劳公司的事?!?br />
    “我明天早上还有个会议,必须得去公司?!?br />
    她的行程都是安排好了的。

    “奚钺说你必须住院观察,虽然这次不严重,又送医及时,但如果不休息好,还是会对身体造成损伤,我会让秘书把你这几天的行程都取消了?!?br />
    顾钰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陆靖白开车,眉眼间都是冷淡的神色。

    言陌看着窗外,脸全部侧过去了,陆靖白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,只从她的沉默中读出了拒绝交谈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抿着唇,语气不太好,“跟苏瑾胤聊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柏静夷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,舔了舔唇角,“下次不准了?!?br />
    言陌回头,外面的阳光金灿灿的刺眼,副驾驶的位置正好被晒到,她的五官在强烈的光晕中显得十分模糊,但声音里的似笑非笑很明显,异常明显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去的时候不是这种语气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吸咬着腮帮,单手握着方向盘,另一只手习惯性的搭在档杆上。

    他将车驶进了辅道,靠边停下,解开安全带倾身过去,扣着言陌的后脑勺吻上了女人的唇。

    言陌本身的唇色就很好看,皮肤又白,五官生的精致,几乎没有瑕疵,连睫毛都是又卷又密,所以很少化妆,大部分时间都只涂一层薄薄的唇膏。

    他吻上去。

    松果的香味在嘴里散开。

    陆靖白捧着她的脸,用舌尖描摹着她的唇形,撬开她的贝齿,轻舔她的舌尖。

    手指伸入她的长发,摩挲着她的头皮。

    言陌任由他亲吻,半阖着眼睛,仰着下巴迎合他。

    外面偶尔有人经过,也会有目光从前方的挡风玻璃看过来,陆靖白掐着她的腰,停下亲吻的动作,额头抵着她,呼吸声很重,“下次不准了?!?br />
    嗓音又粗又哑,带着浓浓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言陌没应,他便一直维持着这个动作没有松开。

    一个姿势维持久了,半边身子都僵了,言陌被他掐得有些疼,终于点头:“恩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这次松开她,重新系上安全带启动车子离开。

    家里没人。

    张嫂给顾钰微送东西去了,其他的佣人没有吩咐一般不会进入主宅的范围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玄关处换鞋,言陌刚脱下鞋子,拖鞋还没穿上,就被男人抱起来坐在了鞋柜上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笼罩上来,一只手垫在她身后,隔在后背和墙壁之间。

    陆靖白一条腿弯曲,挤进她的双膝之间,压着她的身体将她摁在墙上。

    “多久了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她,一双眼睛漆黑如墨,手掌按在她的腰上,滚烫的温度透着衣衫灼烫着她的肌肤。

    身体已经紧绷到了最大限度。

    陆靖白隐忍的靠近她,解开皮带的金属扣,捏着她的下巴,“恩?”

    言陌:“半个月?!?br />
    他的身体贴着她,滚烫的温度从他的手臂、胸膛、双腿传递过来,她有些发晕,感觉快要被烫化了。

    软的只能靠他手臂的力量支撑着。

    陆靖白低笑了一声,垫在她后背的手掌沿着她脊椎摸下,将女人的双腿缠在自己腰上,托着她的臀将她从鞋柜上抱下来。

    “房间?”

    “恩?!?br />
    两人的衣服虽然凌乱,但都还完好的穿在身上。

    可这个姿势……

    还是让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陆靖白每走一步,言陌都觉得要死要活的。

    男人常年锻炼,耐力和臂力都很惊人,这个姿势抱着只有九十几斤的言陌上二楼,几乎连喘气都不曾有过。

    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陆靖白单膝跪在床上,将她压进了柔软的被褥里,他捏着她的下巴,绵密的吻已经落下了。

    言陌穿的是裙子,陆靖白将裙摆掀到腰际,内裤没耐心脱,直接撕了。

    他抵着她,粗重的喘息声里混杂着某种难以言喻的特殊情绪:“言陌,我爱你?!?br />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陆靖白去了警局。

    临走时吻了吻言陌的眉心:“今天阿泰之前的主人会把两只狗送过来,你乖乖在家呆着,不要出去?!?br />
    前段时间言陌被绑,陆靖白没有多余的功夫照顾两条狗,如果只是普通的照顾也罢,佣人也能做,偏偏阿泰在那段时间有很严重的抑郁症。

    情绪低落,不吃不喝。

    陆靖白对狗完全是一窍不通,阿泰黏他,完全是因为他救过它。

    狗的训练和心理治疗这一块陆靖白不懂,正好阿泰之前的主人休假,他便让他将阿泰带回去养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茶杯死活要跟着,就一并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言陌在家,陆靖白怕她一个人无聊多想,便让人将两只狗送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?!?br />
    陆靖白走后没多久,狗就送来了。

    茶杯的毛已经长起来了,虽然没之前长,但修剪一下,也看的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