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人民日报评论: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2019-04-12
  •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-04-07
  • 智能手机冲击大 数码相机不服输 2019-03-28
  • 这个“海之宁”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“小丑”,这个跳梁“小丑”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,总是无视、脱离、歪曲客观... 2019-03-28
  • 传媒每周热闻第357期:人民日报社与雄安新区共建文化传媒平台 2018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主题活动启动 2019-03-21
  •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-03-19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3-19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3-03
  • 央行:按国民待遇原则逐步放开股比和业务牌照限制 2019-03-03
  • 河北快3推荐号码今天 > 兵器大师 > 第一百八十四章 隐匿在血管里的狂暴

    3d开机号试机号近100期: 第一百八十四章 隐匿在血管里的狂暴

        三月份的天气,算不上气候宜人,多么舒适,但天空蔚蓝,挂着片片白云在游走,亦如往常的一天,赵德柱早早的起来,将破旧的三轮推出别墅,与花园里的红黄绿三人打过招呼,载着睡眼朦胧的程茜茜去往小学。

        小区内一片恬静,带有暖意的阳光照在人身上,越过树隙的胖脸与保安笑了笑,径直拐了出去,快到校园门口时候,给茜茜买了牛奶和早点,在她头上抚了抚。

        “在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,还有不要和同学打架,你是女孩子做什么事都要矜持一点,知不知道?晚上不要看电视太晚,你看早上就爬不起来…….”

        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,那边的陈茜茜含着吸管眼睛都快眯成了一条缝,鼓胀着两腮。

        “知道….啦,今天你好啰嗦…..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要啰嗦啊,你又不省心,先走了啊,回头见!”胖子笑着看她,将手收回来,跨上三轮,清晨的阳光里,他朝小姑娘挥了挥手。

        “刚才我说的,一定要记住??!”

        茜茜背着书包像个小大人般,没好气的朝他随意的摆了摆手,拿着早点和牛奶与同班的同学一起走去校门。

        “茜茜,那个胖叔叔是你什么人???天天都接送你,好像很啰嗦唉?!迸员叩男∨ξ幕赝房戳搜?。

        前行的圆头小鞋渐渐停下来,陈茜茜在同学话语之中,也回头去看已经蹬着三轮调头的胖乎乎背影,皱起了小眉头。

        “昨晚就古里古怪的…..”随后,她对旁边的小女生说了句:“你先进去吧,我等会就过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,背着小书包,撒开小脚丫,沿着街边店铺,跟在道路上那辆三轮后面,嘴里还在嘀咕:“我倒看看你想做什么…..”

        春日的早晨,温暖明媚,赵德柱沐浴在天光里,奋力的蹬着脚踏,后腰的衣服起伏间,能见到有东西在里面鼓胀,时隐时现。

        偶尔路过街边的垃圾桶,看到堆积在外面的纸板,第一次没有下车去将它装进车斗,这些段日子,生活已经天翻地覆的变化,豪宅、豪车这是二十几年来,从来不敢想的,兄弟说,还要给他准备一块地,用来堆放废品…..

        然而,有人想要将这一切破坏,看到兄弟焦虑的眉头,却是什么都不做了。

        ......我兄弟苦了那么多年。

        才过几天好日子啊……你们这帮渣滓!

        他握着车手把,看着路面,眼眶渐渐红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春光沿着这条街道蔓延而去,远方一座写字楼,一辆银色轿车停在路边,敞开对外,能观赏城市街道的电梯里,只有一男一女并肩站立,偶尔开口交流几句。

        “再过半个月,国内那边会先来第一批商人,入驻这座新兴的城市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有哪几家?我熟悉的吗?”

        “.……松井集团,他们是连锁市的专业户,还有石下君,是你熟悉的人,另外一个,是最近新兴起来的服饰商人,嗯,是一名女强人,姓酒井,到时候他们三家会先给提供帮助,而你也给他们提供在本地的便利?!?br />
        御洗狩微微侧脸,阳光透过全境玻璃照在他脸上,笑起来:“那位酒井小姐,与三花小姐相比,她漂亮吗?我这人向来喜欢和美女共事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御洗君,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?!毕嗝馋龅娜ê孛?,穿着纹有牡丹花色的白色旗袍,另只手里却是拄着一柄太刀,鞘身黑色深邃,显得有些古朴陈旧。

        她细眉微皱的看去男人侧脸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个时候,你返回岛国,希望你回来的时候,还能笑得出来?!?br />
        御洗狩双手插在裤兜,回过脸,看着外面在视线里拉伸的街景,耸耸肩膀:“这里不是还有你吗?放心,我查过夏亦所有资料,二十几年的生活,有一半是在铁牢内度过的,产业也都是别人手里抢来的…..”

        阳光里,嘴角微翘:“他有什么?用这种‘文明’的方式,打败那种野蛮人,才有特殊的意义,等我回来,我就办一个长期居住证,好好跟他斗?!?br />
        电梯降到一楼,熙熙攘攘的人等候着,让里面的俩人先出来,看到女子手里提着的兵器,颇有些诧异,却是没人皱眉,反而觉得美人配刀剑,有另一番美感。

        白色的高跟鞋套着透明丝袜的长腿走出大厅,咯噔咯噔走下大理石石阶,这名持刀的岛国女人笑了笑。

        “你想我留下来帮你,也不是不可以,但现在可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走前面的御洗狩停下脚步,回头说了句:“你要办的事出问题了?”的时候,稍远的人行过道上,一辆泛着锈迹的三轮停在垃圾桶边上,一名胖乎乎的身影抬起头,阳光之中,他目光望去停在路边轿车前的一男一女。

        赵德柱捡了十几年的垃圾,也只会这么点东西拿的出手,以前只和夏亦两个人的时候,到没什么,如今兄弟身边的人越来越多,能力也越来越强,虽然他地位在夏亦心里依旧很高,可有些东西,终究让他心里不舒服。

        好几次,他想回去捡废品自力更生,但都被夏亦给拒绝了:“我能活到今天,就是因为有你,现在这些东西,全拿给你,我都不心疼!”

        这大概是赵德柱这辈子最喜欢听到的话。

        一滴眼泪滴在垃圾桶内,他直起身来,吸了一口气。

        然后,转身朝对方走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那边,牡丹花色的旗袍女人双手握刀鞘,对着御洗狩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之前让你帮忙掩护的三名同胞出了点事,我需要出海接应一下,所以,这边还是靠你自己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御洗狩沉默了一阵,说出:“行吧,那我自己搞定”,打开车门的时候。

        一道人影接近。

        三花贺美以为是路人,倒也没在意,过来的身影陡然反手伸去后腰,衣角掀了起来,东升的阳光照出一抹森寒瞬间映射到正打开车门的御洗狩眼角。

        后者眼睛一眯,那边靠近的身影握住一柄小刀,脚步陡然加疾冲。

        嘭——

        ?!?.

        一柄小刀叮叮当当掉在地上,奔跑的胖子直接向后倒退飞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,滑出几步距离,脑袋顶到后面的花坛时,才停下来,胸口的T恤上,赫然印着黑黑的鞋印。

        御洗狩放下脚,看了眼地上掉落的小刀,笑着摇摇头:“夏亦就算野蛮,也不至于让你一个胖子跑来行刺,以为就这样能化解?;??真是笑话?!?br />
        那边地上,赵德柱嘴角含着血丝,一声不响的爬起来,看着地上的小刀被对方踩着,又是“啊——”的一声冲过去。

        这次被台阶的女人用刀鞘拦了下来:“没用的,你走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然而,另一侧,又是一脚踢来,正中胖子的腹部,将他整个人踢的呈趴着的姿态掀上半空,然后落下,地上的灰尘都朝四周吹飞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一脚是踢给夏亦的,让他明白,不要派一些无名小卒来骚扰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随后,御洗狩转头看向三花贺美:“那我就先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坐上车,对着驾车的司机说了句:“去机??!”

        银色轿车驶离时,后方街道上,一道背着书包的小身影,看着持刀的女人和银色轿车离开,从不远的角落冲过来,一把扶住赵德柱。

        “胖叔叔,你没事吧,你嘴上有血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….没事….小伤,你怎么不上学啊…..”胖子连忙擦去嘴角的血迹,拉着担忧看着他的茜茜就往三轮那边走。

        “逃学可不行…..我就没文化,吃了不少亏,你别跟我一样,知不知道?!?br />
        他将小女孩抱上车斗,身子摇晃了下,还是跨了上去,回头朝她笑道:“坐稳了??!”

        咬牙蹬下脚踏,骑着三轮下去了街道,朝小学来时的方向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胖叔叔,你真的没事吗….”茜茜的声音在后面担心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没事….你看我这么胖,身体可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胖子笑起来。

        鼻子里,渐渐有鲜血流了出来……

        …..

        出城的道路上,行驶的银色轿车内,驾车的岛国司机看着前方的路面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御洗桑,那个胖子就这么放过了?我担心那个乌鸦还会再来找我们麻烦,刚刚他出刀,吓了我一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当然不会放过?!?br />
        后座上,御洗狩专心的修着手指甲,嘴角翘起,他抬起脸,望去外面春日灿烂的景色:“.…..那两脚,可是有内劲在里面……会死人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…..

        “茜茜,放心,我真的没事,你别问……”

        鲜血汇集在下巴,胖子抹了一把,手掌上全是鲜血。

        路边过往的行人看到这一幕,吓得尖叫起来,掌着车头的赵德柱陡然哇的一声,朝前面喷出一口鲜血,双臂一软,手还想去抓车把,但整个身体失去了平衡。

        就在陈茜茜的视线里,微微倾斜,然后侧倒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胖叔叔——”

        小女孩出尖叫,跳了下车斗,一下跪在倒地上的胖子身边,使劲的摇他。

        “胖叔叔,你怎么啦…..不要吓茜茜啊…..胖叔叔你说句话啊…..”

        她哭喊着,周围行人围过来,有人连忙掏出手机,打了救护车的急救电话,也有旁边的妇人过来安慰小女孩。

        不久,救护车从远方呼啸而来。

        *********

        晨光升上云端,此时夏亦正在手下建筑公司某一处建筑工地巡查,毕竟已经有了立身的根基,他想将这些都好好的延续下来,拼命的学习,遇到不懂的,都会跑到公司或工地向人请教。

        同时跟随的,还有周锦、磁王他们,就在他与一名工程师探讨房屋设计的时候,手机铃突兀的响了起来,打断了俩人的谈话。

        接通后,就听到茜茜的声音在里面哭喊:“夏叔叔,你快医院啊,胖叔叔快不行了——”

        夏亦脸上瞬间没有了任何表情,收了电话,举步就朝工地外走去,脚步越来越快,周锦等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生了什么事,急忙跟上。

        车门打开,正在听音乐的马邦感觉到有人坐进来,回头一看满脸冷漠的身影,一个激灵关了音响。

        “老板,去哪儿?”

        “市医院?!北涞郊碌纳艏烦鲅婪?。

        悍马驶入街道,后面周锦、磁王等人也驱车紧跟在后面,半个小时后,抵达医院停车场,还没等车停稳,夏亦就打开车门冲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身后,一连串人也加快了脚步。

        在医护台打听了情况后,赵德柱经过抢救,目前已送入重症监护室。

        “胖子怎么会…..”马邦知道是谁后,他有些恍惚的摇晃两下。

        寂静的过道,夏亦推开病房的房门,洁白的房间里,映入眼帘的是病床上,胖子戴着氧气罩安静的趟在那里,茜茜趴在床边,抓着伸在外面胖乎乎的大手,哭的很伤心。

        “胖叔叔,你醒过来啊…..茜茜以后保证听话,晚上按时睡觉……不让你操心了,你醒过来好不好…..茜茜以后还要坐你三轮车上学…….”

        病床一侧,负责的一名医生见有人进来,迎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病人的家属吧,情况有些不乐观,内脏大面积出血…..医院这边已经下达了病危通知书,麻烦你们谁来签…..”

        “我签你娘啊——”马邦红着眼睛,一把拉着那医生领子大吼,飞在半空的九爷也朝那医生啄了几下。

        引起混乱。

        夏亦像是没有听到这些声音,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病床上的胖子,安静的走了过去,坐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夏叔叔…..是那个开银色轿车的人,他踢了胖叔叔两脚……我看到了,我看到了,胖叔叔吐血肯定和他有关……”

        稚嫩的童声朦胧的响起在夏亦耳边,他只是静静的坐在病床前,双手搁在腿上,看着如同睡着的兄弟。

        “.….老亦,我一天没吃东西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,养一个留学生可不容易,抠门一点才行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赵德柱,赵德柱,当然是要罩得住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隐约的听觉里,传来拳坛的嘶喊,那道胖乎乎的身影从观众席上站起来,兴奋的朝四周的人呐喊:“那是我兄弟——”

        声音消弭,周围都安静下来,左眼里像是进了沙子,有温热的液体从里面流了下来,顺着下巴尖,滴在了手背上。

        “我以为…..你喜欢这样的生活,毕竟咱俩苦了那么多年,知不知道在监狱里的时候,每次打的饭,我都一粒都没剩下,因为我知道那是你辛苦捡废品挣来的?!?br />
        夏亦脸上平静的什么都看不出来,只有声音缓缓的在说:“……其实我不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,以前,我喜欢向强大的家伙挑战,喜欢到处惹是生非,喜欢作死,也喜欢那种向死而生的感觉……”

        泪珠顺着咧开的嘴角淌过。

        “……可是我怕你跟不上,怕失去你这样的兄弟,怕牵连到你,所以这样的生活,我也愿意待着,收拢羽毛…..”

        滴….滴…..滴….

        标志生命的仪器,一起一伏的轻响,夏亦看着他片刻,伸手在胖手上握住。

        “.…..是我错了,我该带你跟上来?!?br />
        衣服拉伸的轻响里,夏亦站起身:“德柱,我去去就回?!?br />
        转身。

        走出病房。

        外面聚拢的周锦、马邦站在原地安静的看着他,另一边磁王打完电话走到夏亦身旁:“确认过了,御洗狩因为护照的原因,需要回国重新申请,正在去机场的路上,他是十一点的飞机,估计赶不上了?!?br />
        过来的夏亦,径直越过了他,声音冷漠的回响在走廊上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在这里照顾我兄弟,马邦,去开车送我去机场?!?br />
        身影停了停,回头。

        “就算上天,我也要把他拉下来!”

        片刻,悍马咆哮,冲出医院,驶上光华绚丽的街道。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:在端午品味文化的芳香 2019-04-12
  •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-04-07
  • 智能手机冲击大 数码相机不服输 2019-03-28
  • 这个“海之宁”是个死抱着相对论旧谬误不放,疯狂反对科学新真理的跳梁“小丑”,这个跳梁“小丑”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,总是无视、脱离、歪曲客观... 2019-03-28
  • 传媒每周热闻第357期:人民日报社与雄安新区共建文化传媒平台 2018网络媒体新春走基层主题活动启动 2019-03-21
  • 比利时并不轻松地击败巴拿马 2019-03-19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3-19
  • 电脑游戏机等19种产品不再实施强制性产品认证 2019-03-03
  • 央行:按国民待遇原则逐步放开股比和业务牌照限制 2019-03-03